画点画打点字。
懒癌。
会跳票的现充
ll/aph/全职/基三/APH/手帐。
纯阳是完美职业我爱他一辈子(1/1)

关于

归吟04

       “师兄也很好。”蓁蓁语气中带着理所当然的自豪。

       北鹤扬起嘴角,眉目疏朗。

       蓁蓁在华山上,见多了雪地的反光,树上冰晶折射的莹亮,还有剑出的紫气,却没想到啊,还有比这些更耀眼的东西。她不怎么会打比方,就用一个最熟悉的比喻来形容北鹤:北鹤师兄确乎是个好剑纯,他整个人都如一柄剑,平时在鞘里,或隐藏了锋芒与矜傲,但是啊,再不起波澜,当山风抚过剑身,仍不免发出清越的剑鸣,带着铮铮又葱郁的意气,令人心折。

        “刚好呀”,蓁蓁想,“我也是个爱剑之人。”

        这把剑所指的江湖,被北鹤以雪覆盖,风轻云淡,再也看不出原来硝烟血色。“师兄可......杀过人?”

        “杀过。”北鹤说完又补充一句,“但行走江湖,不是为了杀人的。”

        “总免不了这里战一场那里战一场是吗?”

        “你怎就知道了?打起精神来,你也免不了让师兄考校考校这几年修行。”

        打...打架呀。蓁蓁回想了一下,自己练功也算勤奋,除了一次和柒柒跑去紫竹林玩,一次在丹炉前听师父讲故事睡得昏天黑地误了时辰,一次在论剑台练梯云纵差点摔下山崖去然后三天都没用轻功,一次……嗨呀不能再想了。反正,应该,肯定,打不过北鹤师兄,嗯,

       不过只是一场小小的考校...打不过也不羞,何况同门切磋,从来就没有不应的道理。北鹤挽了个剑花,行同门礼,蓁蓁连忙还礼,抽出佩剑摆好架势。

      “让你三招。”

        蓁蓁便用最常用的起手生太极然后四象轮回的剑招攻过去,稳扎稳打,不意外被北鹤躲了过去。接着一个两仪化形快如疾风,剑刚劈到北鹤身前就被另一把剑挡住,两剑相击如金石铿锵——北鹤出剑了。

     “套路有时候是好事,也是坏事。”他并不急着攻击,而是也布下气场,等着蓁蓁攻过来。剑招简单,却总是千变万化,剑尖有时候削去蓁蓁一绺头发,有时斜刺至只离蓁蓁的脖颈寸许,又收回了凌人的剑气,再从头演变一回合。

       蓁蓁努力地与北鹤拉开距离,尽量避开相反的气场,用自己能想到的一切应对方式,后跳,蹑云,有时候扶摇,接灵活的太极无极,来招架比她凌厉的多的剑气。她边出剑边感叹,不愧是师兄。北鹤的剑意清朗如风,很容易让人想到华山上的冰雪,不太可亲,但是剔透,尾势又回转,似故意留一线生机。而蓁蓁设法勾连天地气机,招式似断未断,在拆解剑招时总想找机会反击,借着自身布下的气场,剑气不烈,剑意却像仙人遥指般渺远。

       这是一场很持久的指导赛。同门和同门打架,本来就知根知底的,又有一方存心放水,一方借这机会倾力演练,最后还是蓁蓁觉得内力难以维系,演完一套剑招后收剑稽首。

       还未等北鹤说什么,蓁蓁用袖子擦擦鼻尖上沁出的汗珠,眼睛发亮地道谢。“多谢师兄!”

       “为何?”

       “懂了很多,想来是师兄行走阅历丰富,因而剑招变化竟是我从未见过的简单精妙。“

       ”阅历又何以致剑招变化?“北鹤觉得有趣,存了一分论道的心思。

       “万象由心,因而剑意因心。”

       “依你所言,太虚剑意,又何解?”北鹤干脆斜靠在身后一棵雪松上,笑意盈满。

       “师兄持剑,又为何?”

       “有剑,心中便有日月。”

       蓁蓁没有正面回应何谓”太虚剑意“,只是说,”紫霞功,又为何持剑?纯阳武学,又因何超然于江湖?我修习紫霞剑气,除了防身对敌,用手中剑,不过是为感应天地。而对于师兄……“

       “剑便为道。”

       “技近于道。”蓁蓁抬头,“所以我所见,即有我所想,一念间万千变化,也可以演化出我所见到的世界。心中广博,剑就超然。”

       ”因修道而练剑,因剑而修道。元永贞,无咎。不宁方来,后夫凶。①听了这么久,“北鹤挥手构筑一片气场,敛了笑意,”有何高见?“

       “你们剑宗和气宗的弟子,有时候真不像是一个门派里的。”一抹墨色的身影悠然地出现,是拿着玉笛的方玦,方才不知道藏在哪里。

       恶人谷和浩气盟的碰见了会干嘛呀...打...打架!蓁蓁一个激灵,但是她记得,方玦是救过北鹤师兄的...别打起来就好呀。

       “蓁蓁,我和方玦有些事要谈。”

       “你们不会...打起来对吧。”

       “说不定呀。”方玦转着手中的笛子。

       “你先回去吧,随随便便打架不好。”北鹤拍拍蓁蓁的头。

      蓁蓁还是很紧张,每次师兄用这种哄小孩子的语气和她说话,都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比如她画出来的丹符不灵,想摸摸仙鹤结果它拿屁股对着自己……从小到大,屡试不爽。

       “那我...我走啦。”蓁蓁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山风呼啸而来,吹起道袍。

       “我们要说的也不是什么机密吧。"

       "确实不是。我只是觉得华山上的草木,还是别沾血了。“ 

       “总有一天。”

      我想让你领略扬州烟花绚烂的晚霞,想让你看见万花晴昼海无边的丽色,想让你感受大漠真正的雄浑与瑰丽,原来有这么多美好,我想和你分享。但我唯独不会向你透露我的灰暗,比如不谙世事时干下的蠢事,受过的大大小小的伤,比如见到的人其不争。人心和道义,我也不知道哪个更复杂。







①出自《易经》比卦  意思大概就是:永远坚贞的德行,不会有灾难。看到其他的人都前去依附,心不安理不宁,这才前去,像这些迟来的人,就会有凶险。 非常明显,北鹤师兄在讽刺方玦呀。纯阳弟子读书好多呀。


蓁蓁:我要听八卦!!!

北鹤:不讲。

打戏苦手,别当成真正pvp打架啊!意会!

评论
热度(3)

© 松葵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