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点画打点字。
懒癌。
会跳票的现充
ll/aph/全职/基三/APH/手帐。
纯阳是完美职业我爱他一辈子(1/1)

关于

【喻黄】七夕小电影x黄少天生日贺之《图谋已久》

校园paro 蓝雨班
*一个脑洞产物写出来玩 不要太在意细节啦
*我也不知道最近是不是太沉迷学习了 写出一篇这么有教育意义(雾)的文
*写蓝雨众人 没太揣摩过其他队员只能抓住标志性写 ooc慎
*大学霸喻x小学霸黄 写得温温吞吞
所谓绵长的铺陈,都是为了告诉你,我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了。

“黄少交假期作业啦”
“我靠啊啊没看见我睡觉啊迟一点温柔一点会死啊真是我又不是不交你这个人啊”黄少天怨念地抬起头向无辜的郑轩使出了语言喷射攻击。
坐在他旁边的喻文州熟门熟路地从黄少天桌面上抽走他压着的作业递给郑轩,“少天他昨天还不知道要返校熬夜来着呢。”
“班长我也知道,这个返校日期也是压力山大啊。”郑轩拿着作业叹气。
也不知道荣耀学院怎么想的,好好的暑假,非要在这时候返校,说是要搞个假期夏令营去外面玩几天。夏令营没关系,非得把假期作业交了,让他这个学习委员真的压力山大啊。郑轩脑海里闪过他们班主任魏琛暗搓搓的笑脸,顿觉前途艰难。
荣耀学院这所私立学校,管得宽松,学生都是专注于学科竞赛的好苗子,校内风气也和别的学校不同。只要你的知识水平足以超越他人,就能获得理所应当的关注与光环。每个班都在暗暗比拼成绩,而班主任老师,都是曾经这个班毕业的学生,学识满腹才华横溢。
事实上,夜里黄少天接到喻文州提醒他明天返校要带作业的时候正在游戏里边和人pk边不停放垃圾话,一看清短信内容手一抖瞬间懵逼,抬头再看向屏幕,角色尸体已经孤零零躺在竞技场上,“我靠!”
于是他立马给喻文州打了个电话,确认了明天要返校交作业的事,心塞无比。
喻文州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低沉温和,带着小小的鼻音,“我知道你这会作业应该没做完,要不我借你抄?”
“哎呦天哪班长你简直是我再生父母啊太感动了,真的,这叫什么,同学之间坚定的友谊啊,高尚的情感啊,来上qq发我图片!”
于是黄少天同学积极地在喻文州班长的帮助下,奋笔疾书,这种精神真是可歌可泣,可歌可泣。
收完作业,魏琛宣布了一下夏令营的注意事项,笑眯眯地说:“这次呢除了让大家好好玩,还会以每个班为单位编成队伍参加一些学习竞赛之类的,队长我就直接让班长当,副队长嘛......诶那边打盹的黄少天同学似乎成竹在胸啊,那就你好了。”
黄少天头上滑下三条黑线。
魏琛一走,黄少天立刻转头从善如流地对喻文州笑,“队长啊嘿嘿嘿。”
“怎么了。”
“到时候竞赛......”
“我会安排好不让你操心的。”
“有你的战术我们稳赢的啦。”
“少天,你也不比我差。”
作为班长,喻文州不仅有着君子华华的好气度,好面孔,更有让人惊叹的好成绩。道道证明题抽丝剥茧,条理清晰而严谨,转过几个关窍的难题,凝神想一想,就能写出清晰的思路来。不仅理科好,语文英语更是不在话下,政史哲也能徐徐道来。除了有些时候作文写不完,黄少天怀疑喻文州可能早就蹦到年级第一去了。这样的喻文州让他赞叹而憧憬,有一点小小的自卑,放在心里,却也成了他向前的动力。黄少天自己理科也很强,在一团乱麻中准确地找到解题的关键,正如在战场上寻找机会给出致命一击的持剑人。只是英语烂到太平洋,让英语老师叹为观止称之为黄氏英语。他觉得自己其实不是什么正经人,和一看教养就很好的喻文州比,他初中的时候沉溺于网络,在网吧里打发时间,垃圾话学了一箩筐,幸而足够聪明,高中被黄父扔到荣耀学院,一下子被魏琛塞进蓝雨班,这个包容着他独特风格的集体里。
喻文州就是这样包容着他的咋咋唬唬无敌话唠,和他磨合着成了最熟悉的学习搭档。别人都会头痛于他的碎碎念,喻文州却能耐心地听着,然后挑出重点,给予他认真的回答。
起初也是轻视过这个温和的人的。“不过是跟不上节奏只好老实勤奋一点的吊车尾嘛。”
但是当那一次他站在黑板上时,黄少天很不情愿地发现,这个人真的很厉害。
“出两道题给你们玩玩啊。”
“哎呦小伙子不错啊,都解出来了。再出一道题,这回认真的啊。”
“......很好。”
黄少天当然知道,这不是用来玩玩的题目,别说魏老大还改了几个条件让分析变得更为困难。平时笑嘻嘻的魏老大收敛了笑容,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喻文州。他之前的光芒旁,突然闪耀出属于喻文州的花火。
他旁边这个人说,“你不比我差。”
黄少天情不自禁地笑起来:“肯定啦。”
为班级争得荣耀,是他们的分内之责。
蓝雨众人抵达夏令营地点后,才发现这里条件实在不错,学校包了一块度假村,于是多人宿舍改成了酒店的两人一间。李远尤为兴奋,因为他在这发现了很多学校里没有的小精灵——没错就是小精灵。把自己化身为小智的李远同学,捧着手机,到处乱窜抓精灵。
“召唤精灵好有趣啊。”
徐景熙瞥了一眼,扯住李远的衣角,把他从撞树的命运里解救了出来。
“哎你别管李远了,他还真以为自己是小智啊抓精灵也不见——靠他要走进水池里了把这丫弄回来!”
“我觉得有点好玩诶。”一个比班里人都矮了半头的男孩在自己手机上捣鼓。
“队长你看看看看小卢都被李远带坏了。”黄少天委屈地眨眨眼回头望着喻文州,得到了摸头安慰x1。
“大家适度放松一下,准备明天的全学科竞赛,等会来会议室开个会。我们第一个对上的是虚空。”喻文州微笑。
“明天可是七夕啊......压力山大。”
“郑轩你有女朋友了???妹子这种稀缺资源你居然有???”
“居然有女朋友不告诉我们,打死!”
“哎我没有啊!我就感叹一下嘛......唉”
“七夕啊......”黄少天不自觉地就转头看了一下满面温和笑意的喻文州,心里突然咯噔跳了一下,急忙转过头去。
喻文州似有所觉,拍拍黄少天肩膀,“待会我去领房卡,少天你打算和谁住一间?”
“当然是你啊不是你还是谁啊”黄少天差点脱口而出,却又堵在嗓子眼,半天挤出来一个“...你”
喻文州微微侧头弯起嘴角,“好。”

“除了上面的个人答题,抢答环节比较激烈容易拉分,而且能给队友抢答,局势会很复杂。少天对题目比较敏感,就让他和我一起。郑轩你和瀚文上个人吧,景熙宋晓这次做替补。这两个环节都是选择填空,文科题比较多,虚空更加重视的,应该是最后的团体证明,怎么证大概不清楚,不过十有八九是理科题。虚空是文科班,所以对这一大项肯定会重点准备。”
“幸好我不去抢答,不然真是压力山大啊”
“瀚文,没什么问题吧。”
“队长你放心吧!我现在就回去复习!”卢瀚文扬起头。
“别复习得太晚,以调整状态为主。大家都去休息吧,心态端正了,没什么好紧张的。”喻文州短短几句话,仿佛有着奇妙的安抚人心的作用。
“队长......”
“嗯?”
等大家都走了,黄少天趴在床上滚来滚去抱着枕头嚷嚷,“队长你说我明天出场要高调一点还是低调一点啊,不过其实都没什么用,我答题的时候肯定惊艳全场全场都被我的风采折服是吧是吧...呃队长你也肯定是的我也被你的风采折服,暑假太浪了猛的来一个全学科无死角答题还真是不习惯啊,我比较担心小卢,虽然是跳级的天才儿童是吧可是儿童还是儿童,没比过多少次,想我们之前都是什么物理竞赛数学竞赛,月考也是一科科考...靠!”
我们风采无双的黄少天同学,滚来滚去,挟裹着被子滚了下床。
喻文州辛苦地忍住笑,上前去把茧状物黄少天扶起来,扒开层层被子,露出一张“靠老子这么厉害怎么还能滚下床”表情的郁闷脸,嘟起嘴怎么看怎么可爱。
解脱了束缚的黄少天无奈挥挥手,“哎,无敌...无敌是多么,多么寂寞~~~”然后又顺势脸朝下倒在床上。“我靠啊啊啊丢脸死了被队长看见啦啊啊啊啊!!!!”
“确实学校这次的举动有点奇怪。应该说,这次的竞赛更看重的是综合素质,当然,单科成绩也非常重要。”喻文州把少天鱼翻了个面,“所以我觉得,这次竞赛应该是在为什么而做准备。应该不少班级...队伍都觉察到了。”
“嗯嗯嗯队长你真聪明。”少天鱼面朝上对着喻文州,感觉自己快要熟掉了。
“我去洗个澡。明天七夕,好好比赛。”喻文州的眼睛里漾着满满的笑意,让看到的人都忍不住微笑。
喻文州没有说出来的是“后天是你的生日。”
黄少天就维持着这个咸鱼的姿势兀自发呆。“明天七夕...噫!队长不会有女朋友了吧。不行...一想到这个就觉得不能忍啊。可是...为什么不能忍啊...?”黄少天回想着。
在漫长的上课时间,喻文州总是认真地听着老师讲课,用笔在讲义上画下简单的重点,然后悄悄地帮黄少天翻开老师讲的那一页,顺便也帮他勾画了。黄少天自己在另外一个本子上唰唰地抄笔记,用的是康奈尔笔记法。三栏里面,听课笔记是黄少天完成,疑问和重点由喻文州来提出,下课好好交流一番,然后喻文州对照着书本来写summary,这份笔记再复印一份,两个人都能懂不少。他会在黄少天闷头刷题的时候敲敲桌子,对他说先多看看课本,不要老想着刷题。作业两个人互相检查,当然,除了黄少天的英语,两人是很少错的。他会在期末复习的时候,和黄少天一起画mind map,把黄少天发散性的思维整理成有逻辑条理清晰的知识点。黄少天在旁边帮他削铅笔,补充一个个细小的关节。无论是竞赛前还是大考小考,喻文州会摸摸他的头,对他说:“少天加油。”于是黄少天真的一点都不紧张,流畅地答题,称得上意气风发。有时候班里和其他班有冲突,喻文州对着无赖般的纠缠也很无奈。这时候黄少天就会站在喻文州前面,一叉腰像凶神恶煞的包租婆开始垃圾话攻击:“哎我说你你你就是你怎么这么没教养啊,垃圾,不对你作为垃圾还是不可回收那种。怎么着有本事打的过我呀,你说你成绩又不行打架也不行来丢人干嘛呀。”饭堂有白切鸡的时候,黄少天会蹦蹦跳跳自觉打两份给喻文州;饭堂有秋葵的时候,喻文州就对饭堂阿姨说:“麻烦这一份不要秋葵。”然后在阿姨“年轻人不要挑食啊”的念叨中在黄少天对面坐下对他笑。真是温柔啊,黄少天经常这么想。喻文州对别人也是很温和的,但碰到让人恼怒的事倒也不会忍气吞声。自己干过什么对不起喻文州的事情呢...?大概就是有一次丢喻文州桌肚里放的情书被他发现。喻文州有点无奈地拍拍他的头,“在想什么呢。”
“班长你这么吊着人家小姑娘是不对的。再说了妹子这种稀缺资源,啊,你应该为大家着想,比如宋晓啊郑轩啊...”
“还有我!”
“小卢不准早恋!”
如果全心信任是喜欢。
如果万分依赖是喜欢。
如果只能看到你的优点是喜欢。
如果不想让你和别人在一起是喜欢。
喻文州,那我喜欢你,喜欢了好久好久。
某只黄少天不清楚自己已经钻进了名为喻文州的牛角尖里,一去不回头。
第二天对虚空的比赛,个人答题环节卢瀚文和郑轩稳扎稳打,但是葛兆蓝和盖才捷发挥更出色,虚空稍稍领先。
抢答环节,虚空吴羽策 李轩,蓝雨喻文州 黄少天。
“噫他们两个啊。“
“看着意外,实际上一点意外也没有。”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头,“加油。”
“对所有满足的m,n,极坐标方程表示的不同双曲线条数为!”
“9!”
“已知三边为连续自然数的三角形的最大角是最小角的两倍,则该三角形的周长为!”
“15!”
“请指出下列文本的语法错误五处。”
等反应过来黄少天已经按了抢答键,“妈的英语题”,他马上回过神来“队长答!”
喻文州一个个说出来,带着笑看了黄少天一眼。
接下来的抢答,难度渐渐拔高,李轩吴羽策也遇见了自己不太拿手的题。但常常是思考了一下自己的搭档会不会,黄少天就按了抢答键,“队长队长队长!”
吴羽策看着对面化身为喻文州迷弟跳来跳去就差喊“我家队长坠棒”的黄少天,自觉和李轩的默契不差,可是他们中间总是有一点关于谁更强一点的避让,不像黄少天坦率直接。
“黄少好兴奋啊。”
“简直就是队长脑残粉啊。”
“还说不给我早恋......”
“小卢小声点。”
“对对对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于是正如喻文州所估计的,分差越拉越大。最后的团体证明,给了一道几何题,虽然难,但是对于蓝雨众人花点时间还是顺顺当当证了出来。
赢了。
“听说烟雨对百花的团体证明是道政治哲学题。”
“压力山大...”
黄少天还没从比赛状态恢复过来,眼睛亮晶晶的。“我是不是很厉害啊哈哈哈哈哈哈黄金狮子座我告诉你们哈哈哈哈”

“黄金狮子真的好厉害就差没对水瓶队长跪下来唱征服了...”

喻文州问黄少天:“怎么抢答这么积极?”
“这还不简单,我会的题我答,你会的你答。我还不知道你擅长什么呀,最了解你的人就是我了,抓住机会还要创造机会。”
喻文州越听嘴角就越压不下去,拍拍黄少天的脸“少天最了解我了。”
黄少天愣在面前温柔的眼眸前,他怎么不知道,人的眼睛里居然还会有星星的。
“明天我们遇上轮回。晚上还是查漏补缺的好,想着过七夕恐怕要失望了。”喻文州打了个趣。
“单身狗过什么七夕啊。”宋晓接道。
“+1”
“+2”
“+10086”
黄少天却拉了他家队长的手,“你们不过我和队长过去啦。”
留下风中凌乱的蓝雨众“??????”

“少天你不是说真的吧?”
“哪...哪有,你看他们这样,不好好学习。诶话说队长你不会真的有女朋友吧。”
“想什么呢。没有。”
“没有就好...咦?!?!”黄少天觉得这是自己平时话太多的报应,“我的意思是,不要早恋啊早恋也不能抛下我们啊哈哈哈哈哈”然后一溜烟跑远。

晚上房间里,黄少天悄悄瞥着喻文州专注看着资料的侧脸,觉得自己已经不能好了。
“少天你要是累了就早点睡吧,十一点了。”
“队长我不累。”
“别看太久了。还是少天,你要过七夕?”
能不能别用正经脸开玩笑啊队长!
“呃...随便啦,我只是觉得有点心烦。”
“嗯?”喻文州转过来。
黄少天最受不了他家队长这种专注温柔的目光。他用尽所有勇气开了一个头:“我给你讲个故事呗队长。”
“好啊。”
“有个人呢,他呀比较笨,也不是特别笨啦还是有聪明的。他身边有个他特别喜欢的人,而且对他特别好。是怎么样好呢,我也形容不出来,很温柔很无微不至的好。这样的好就像一张轻网,等这个人发觉原来自己是这么幸运的时候,好像自己的心已经被捕获了。于是这个人也想对那个人好,那个人不擅长处理的东西,就让这个人挡在前面解决好了,虽然有时候会添麻烦...”
黄少天顿了一顿,见喻文州低头沉思,继续喃喃:“那个人就像这个人踽踽独行的时候,拂过的温柔的春风。这种情感,到底叫什么呢?我觉得吧,应该叫喜欢的。但是一个人喜欢大概是没什么用。这个人有时候也会想,他对我这么好,是不是图谋什么,又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好图谋的,那他是不是喜欢我呢?他想让那个人看见自己的光芒,他想和那个人像现在一样并肩携手,所有的难题都不算什么。但是不知道接下去该怎么走,怎么办呢,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一点一点图谋你的,可是……”
喻文州想起和黄少天一起经历的笔尖在纸上摩挲的沙沙响声,熟稔又默契的解题方法,看着他一个眼神和动作,就能了然对方的意图,每一片树叶中漏下的光阴中,总有他坦然灿烂的笑容。是什么时候变得贪心了呢?
“没关系的”,喻文州抱住了黄少天,在他耳畔轻轻地说,“十二点了,少天,生日快乐,我对你,图谋已久。

评论
热度(3)

© 松葵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