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点画打点字。
懒癌。
会跳票的现充
ll/aph/全职/基三/APH/手帐。
纯阳是完美职业我爱他一辈子(1/1)

关于

【迟季小馄饨】02

许霁很奇怪。
这个全身上下都一丝不苟散发着“我超迷人”气息的人,居然从早上一直坐在他的摊上直到傍晚,引得路人频频回头。
旁边的茶摊姑娘红着脸悄悄过来问许霁:“许霁,那位在你这儿坐好久了呀,你认识嘛?”
许霁摇头:“我也不认识呢阿鸢,早上吃了碗馄饨和点心就一直坐这儿吃。都快把我这儿的式样都吃完了。”
“ 你这儿打着个馄饨摊招牌,式样可不比酒楼少呢,四季还带换菜牌的,怎么吃得完呀哈哈哈。”阿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以后茶点还得靠你呢。别说你们两个生的俊俏的在这儿还真养眼呐。”
许霁眉毛一抽,呵呵呵要是俊俏之外别再散发生人勿近的气场让客人都不敢坐他旁边就更好了。他叫苏池是吧?
苏池嚼着水晶饺看旁边茶摊姑娘红着脸凑到许霁身旁和许霁谈笑,眼睛眯了眯,默默转回头又夹了一块江米糕。怎么这么好吃。
突然一声响雷在苏池耳边炸开,马上哗啦啦下起雨来。阿鸢“哎呀”叫了一声马上捂着耳朵跑回茶摊,安顿那些躲入的行人们。
这馄饨摊虽也能挡雨,却没有人来躲雨,只有苏池一人安静地吃东西。
“呃,这位...公子?”
“苏池。”
“苏公子。小店马上要收摊儿了,您请结个账?”
许霁看着苏池掏出来的一锭银子眼角抽抽,“您虽然吃的多但也值不了这许多钱,一贯钱就行。”
“不用找了。”
见过土豪也没见过这么土豪的啊,许霁替他肉疼一会,一贯钱已经够穷苦人家生活好久了,五两银子就是裕文馆那儿教书先生一年的馆金啊。
其实许霁也是挺爱钱的。没办法,许娘一个人拉扯他长大,日子紧巴巴的。读了书每天给袋米,娘高兴得不行,叫他好好读,将来当官给她养老。许娘在他小时候常煮素菜馄饨吃,当秀才了就变着法儿的做好吃的,把许霁的胃口养的刁刁的。为了别让她这么辛苦,许霁有空就下厨做饭,学娘的手艺,还经常上树摘香椿芽,跑到城外竹林挖笋顺便钓几条鱼回来吃鲜。为了学做一些糕点,特地下了学跑人家现点现做的店买一块,然后边吃边看看半天。
“想学?”
“嗯。”还是少年的许霁点了点头,用乌黑的眼睛盯住糕点师傅那双手。
“给我娘吃。”
一只沾满麦粉的手用力拍拍许霁脑袋。“过来看。”
就连在学堂,写吃的文章也是格外得先生青睐。可是哪有这么多让许霁写吃的机会。刚过束发之年,母亲就去世了。许霁守孝了三年,把书本一撂,开了这家馄饨摊。起初被人看不起,说读书人不去好好读书却来卖馄饨,挺傻。
许霁也觉得自己傻,可是自己养不了母亲了,当官做什么,自己要养活自己,哪那么容易。
苏池见许霁真的开始收摊,而天色不太晚,旁边的茶摊客人还很多,有些奇怪。
“苏公子还不走?”许霁笑着问
“你这儿怎么这么早收摊。晚上要吃你馄饨的人想来还不少。”
“这不是下雨了嘛。冬天下雨,比平日里还要更冷些。虽然生意更好,可是这冷意挡都挡不住,像钻进人骨子里,受不了。”
“你怕冷?”
许霁笑:“以前不怕,自从有一次赶着回家在雨里摔一跤,生了场病,就觉得这冬天一年比一年冷。”
苏池忽然眼前浮现出许霁挑着担子,在黑黢黢的街上吆喝热馄饨的样子,薄唇冻得发红,眼睛却还是乌亮乌亮的。
“咳,是不少人在晚上街上都没摊子的时候来卖这个。但是...我怕黑。”许霁非常不好意思地笑,脸有点微微红,然后望望天,“这雨一下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就要提着家伙什踏进雨里,“苏公子再会。”
确实很冷了,风也吹得人脸生疼。
苏池打量许霁白生生的脸。
居然有点舍不得让他淋雨。
“等等”一把伞稳稳地遮在了许霁头上。苏池一双桃花眼就这么笑眯眯看着许霁,“不妨,我送你一程。”
“那个...苏公子,这样不好吧。”
“唤我苏池便好。”
“呃...不用麻烦您了。我回自个儿家又不会出什么事。”
“许霁,你怎么磨磨蹭蹭还不走。”
“TAT”

“那个,容我冒昧问一句。您是个大官吧。”许霁低着头看着路怕滑。
“是个官,不大。”
理所当然地接收到了怀疑的目光。
“真的,也就管些鸡零狗碎的事。”
这话要给陆冉听到了一定会吐血三升:“装什么芝麻官啊!内阁的事都叫鸡零狗碎首辅大人您的心也是蛮大的。”
“鸡零狗碎的也是个官呀...”许霁声音低低的,“当官好不好?”
苏池似是想起了什么:“不怎么样。每天事挺多,规矩也多,做事少不得顾虑上下左右的脸色,别人见你都算计来算计去,加班加点常有,俸禄不见长。还有,官饭难吃。”
许霁一下子懂了苏池的双关,笑弯了眼:“苏池,那你肯定是个好官。”
苏池的心跳猛地加快起来。
“哎!!!”突然许霁脚底下一个没踩稳,一扑腾就要摔在地上。
苏池马上伸出手来把人箍住搂着腰私心地往怀里带。许霁一下子趴在苏池怀里,有点懵。
他身上有股淡淡的的松树林子味,干净清爽,有点冷意。
“我的确是个好官,你看,还帮助百姓别摔跤呢。”苏池带着笑意在许霁耳朵旁悄悄说。
“苏..苏大人,适才多有冒犯,我...我我那个...没看路。”许霁慌里慌张地从苏池怀抱挣脱出来。
“怎么叫大人去了...我叫苏池。”
“...苏池。”
“嗯?”
“苏池。”
“不行,再叫。”
“我不成鹦鹉了嘛。”
“嗯?”
“......苏池。”
“哎,许霁。”苏池的嘴角翘得高高的,怎么压都压不下来。
“实在不好意思,我手脚笨容易摔。”
怎么这么笨呀。
“我不介意。”
你要再摔几次都行,我接着。

“前面就是我家了,苏池你不用送啦。”许霁指指自家的小院门对他笑。
苏池点点头,敲了敲许霁的脑门,“行,来日再会。”
“嗯”这人怎么还敲头啊,幼稚。
见许霁进了门,苏池转身,想着抱着人时候许霁的愣神,笑意盈盈,连步子都轻快几分。
其实苏池觉得,许霁身上的味道,有点像米面蒸熟了之后氤氲的香味,干净柔软,温暖宜人,他喜欢极了。



写得文不文白不白...。以后写欢快一点好啦

评论(2)
热度(2)

© 松葵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