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点画打点字。
懒癌。
会跳票的现充
ll/aph/全职/基三/APH/手帐。
纯阳是完美职业我爱他一辈子(1/1)

关于

【纯阳内销】归吟 03

蓁蓁睁大了眼睛。她看见一道极浅的肉色疤痕,蜿蜒在北鹤的额际与眉心,差一点点就拐进了眼睛去。
“还......还是落了疤呀。”
北鹤看着面前的蓁蓁鼻子一抽一抽的,眼角有点泛红,黑眼珠蒙了一层水雾泛起光。不过是想把这些年来自己都不介意了的伤痕轻描淡写地带过,蓁蓁怎么这么容易心疼起来呀。
就像伤在她自己身上一样。
北鹤心里柔软极了。
“凑近了就不好看啦?”
蓁蓁无法想象江湖中的刀光剑影是怎样无情,她没有亲身经历过,因此只得一模糊的印象。她也无法想象刀剑如何落在北鹤身上,是如何的痛楚。在山顶的清冷之中,纷扬大雪落下来也是很温柔的,自己常常一个人呆着看落了雪的松枝一点一点颤动,天边云霞仿佛潮汐般起起落落,一点儿都不寂寥。那个熟知的北鹤,不过寓天地之逆旅罢了。
有一种她从未体验过的孤独。
蓁蓁揉了揉眼睛,目光在北鹤脸上梭巡,弄得北鹤几乎都要脸红起来。
“好看的。”她闷声说。

“哎蓁蓁,你想不想下山看看。”
“下山啊...”蓁蓁目光又鬼使神差跑到了北鹤脸上溜冰。
“当年师兄比较傻,你不会留疤的...”

“下山的话,就等于我可以出师了吧。”蓁蓁掰着手指玩。
“我起来扫雪,做早课。朝日初升的时候去仰天池打坐练剑,然后去落雁峰帮师父准备炼含真散的材料,太华露金冠草,每次都须得对付几个可厌的小贼。白虎心熊罴胆也能入药,但就是炼化元丹和清心散了,我还是炼含真散比较多。不过这种小药师父每次都让我自己炼就是了,出不了错的。我知道的丹方也不多,草药倒是辨得几味。柒柒会托我画灵符,哎,你知道吧那灵符实在是简单得很,从你走之后好像一直没变过呢。柒柒还一直说我笔画生涩,画了那么多再生涩也变纯熟了吧。她整日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我便替她探望若兰,就是那个可怜的鬼魂,或者去非鱼池喂太华龟,山石道人在旁打坐一动不动的,我不敢吵他,每次都是踮着脚过去。不过他那么厉害,应该早知道我来了。我就是在那儿遇见方玦的,紧张兮兮地问我道尘师兄的消息,哎你们碰见了会不会打起来呀。”
“门派里只允许切磋你忘了?太极广场上不同门派阵营的也不少,可曾听过有闹出事来?反倒是同门在外,就算阵营不同也要留几分心的。我告没告诉你,道尘师兄也是恶人谷的?”
“啊...反正你们别打起来就好。外面的事复杂得很,牵扯到门派里头就不好了。我在太极广场总看见有人切磋,事后倒也和气。大师兄也经常和师兄师姐们演练七星阵,我光顾着看仙鹤了.......不过演武完那杯茶是一定要喝的,好茶呀。掌门还会传功,不过一次都没传到我呢,我就当打坐静心好了。术数卜卦我也会,大家都会,就很少算卜了。道法自然,天命无为,得吉或凶其实对自己来说都没什么用。人能秉其清气,必先行乎正道。剑招也会,可是我除了用来对付山上的小贼和神策,其实也挺少用的。不过紫霞剑气多好看啊,纯阳武学精妙之处我还没有学透呢。你别看李忘生师伯整天没事干就闭着眼打坐,可是华山上万物翕忽,都在他眼里呢。他也可能在想谢云流师伯,不过这事...大家都不提了。无聊的时候我就去论剑台看华山的云,看满眼的雪。虽然只是白皑皑一片,但是好像永远不会看腻似的。南华经我都要背完了。我会的不知道够不够在江湖上行走呢。”
北鹤静静地听蓁蓁絮絮叨叨,就像以前听她讲从上官博玉那听来的故事一样。蓁蓁朋友不太多,在别人面前总是很安静地听,只有到他这儿才会打开话匣子,洋洋洒洒地讲她感受到的生活。
北鹤闭一闭眼,用自己都没想到的温柔声音说:“已经够了,你很好了。三清在上,我们纯阳弟子,都很好。”



终于能填坑了...。找回感觉 纯阳是完美职业我爱他一辈子(1/1)
有一点关于在阵营和门派的私设。
蓁蓁和北鹤...大概是心头的朱砂痣 不写完他们总是不舒服的。

评论(2)
热度(9)

© 松葵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