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点画打点字。
懒癌。
会跳票的现充
ll/aph/全职/基三/APH/手帐。
纯阳是完美职业我爱他一辈子(1/1)

关于

【迟季】 久违的糖糖糖糖小甜文 01


天气晴好。
朱雀大街上熙熙攘攘,人群中偶尔能瞥见穿绿色差服巡逻的兵马司差役,面色不甚好。
他们的头头 京城兵马司副指挥使陆冉压制住自己从内而外散发出的怨气(?)正满面笑容地和旁边闲庭信步的蓝衣公子聊天。
“你一个首辅翘掉内阁的事出来玩就出来玩啊干嘛还颇有其事地上兵马司叫我来说要体察民情啊!!!!你以为微服私访嘛!!!!我都要忙爆炸了首辅大人你放过我吧!!!年终清点还没做啊!!!!”陆冉在心里不断咆哮咆哮又咆哮 面上一派笑意:“能陪同首...苏兄是我的荣幸。”
“我还真没怎么在街上走过呢。不用如此拘礼,既然劳烦了陆贤弟,我请你吃碗馄饨如何?”
完全不知道自己正在被扎小人知道了也懒得理的苏首辅指了指前面的馄饨摊。
馄饨摊位置不算好 ,摊头也不大,但是诱人的香味和热腾腾的蒸汽在冬日里格外鲜明。
许霁看着一位风度翩翩的蓝衣公子和一位脸黑黑的官差向自己的馄饨摊走过来,旁边还跟着几个自以为隐藏的很好其实早就被那身绿衣服出卖的再熟不过的小城管 不 小差役,有一点懵逼。
我这是合法经营没挡道也没出食品安全问题啊...。
蓝衣服的长得真好看。
陆冉对于上官这种任性得完全不管要被工作累死的下官的行为表示深恶痛绝。他向旁边的小差役递了个眼色,聪明的小差役biu一下跑过来:“大人西城那有人打起来了 围观群众说是因为有个老人家躺在地上不肯起来说是要大人您亲亲才能起来”
........................
陆冉站在严寒的冬日里,很想说一声妈的智障:“呔!天子脚下皇城根上光天化日还有人打架斗殴行偷鸡摸狗之事,实乃下官之责,事态紧急,下官不得不赶去处置,万望大人恕罪。” 然后biu的一下拉着小差役跑了
“什么理由啊你编的!罚俸一个月。”
小差役:“QAQ”
许霁眉眼带笑地目睹了这位城管头头声情并茂的表演。嗯,于是他继续低下头舀馄饨。
被下属晾在馄饨摊前看起来有一点可怜的苏首辅笑了笑,在小摊上坐下,要了一碗鸡汤馄饨。
很快一碗馄饨就摆在了桌上,苏首辅刚拿起筷子,马上被喝住“等等。”
许霁端着几个小碟子笑着问:“香菜葱姜要不要?”
“......要葱。”
许霁爽快地把碟子里的葱全都倒进碗里。
“老板!”隔壁壮汉突然叫了一声“一碗够吃个卵哦!”
苏首辅皱了皱眉。却听见许霁笑着应了一声“嗯。”
“那是再来双倍葱和香菜的对吧。”
“哎”
原来是这个样子啊,苏首辅吃了一口馄饨,皮子薄薄的很爽滑,清鸡汤更衬出肉馅的鲜香来。一口一个,居然马上就见了底。吃惯了酒楼菜和家里厨子的他也很想说一碗够吃个卵啊。不由自主地就望向了正在煮馄饨的许霁。
许霁身量修长,皮肤整天在袅袅的水汽里浸润得很白净,又是眉眼带笑地望着锅里,眼角微微翘起,看着好舒服。
抬手招了许霁过来,想了一想问:还有其他馅的馄饨没有?
“还有菜肉和虾肉的。要是吃不饱的话,您顺便吃块点心吗,豆馅江米糕。”
“虾肉的,点心来一盘吧。”苏首辅看着许霁,“我叫苏池。”
许霁其实有点儿不明白为什么这个长得好看的人为什么点了吃的后还要告诉他名字。不过名字也好听啊。他想着,本着礼尚往来,告诉苏池:“我叫许霁。”
“哪个霁?”
“光风霁月的霁。”
苏池突然觉得一直带着笑的许霁真的很适合这个名字,像外边雪都停了,太阳照过来清亮又暖融融的。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写着玩的一篇小甜文,里面有好多好吃的...!没什么逻辑和讲究,吃糖就好啦w

评论
热度(1)

© 松葵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