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点画打点字。
懒癌。
会跳票的现充
ll/aph/全职/基三/APH/手帐。
纯阳是完美职业我爱他一辈子(1/1)

关于

【中篇纯阳内销】02· 归吟

  其实蓁蓁关于北鹤的事情记得的不少,只是许多都模糊了。

  听见蓁蓁的回答,方玦几乎是脱口而出:“那……道尘呢?”

  蓁蓁看着方玦有点绷着的脸,很想对他说你没事吧,然而还是忍住乖乖回答,“道尘师兄我也识得的。”

  道尘师兄的名字虽然有点儿旧,但是在蓁蓁心目中还是名气不小的。这还多亏了上官博玉,炼丹的时候总喜欢絮絮叨叨些门派八卦,有些蓁蓁早就在师姐那儿听了好多遍,而有些则是只有师父那一辈人知道的轶事。蓁蓁听着听着就忘记了看顾炉火,常常把上官博玉气得眉毛倒挑,然后赶她去于睿那儿。

  道尘师兄也是灵虚一脉,还是蓁蓁这般年纪时就想下山。门派规定下山的年纪修为当然是为了保护弟子,哪能随便让道尘出去。道尘是倔脾气,拉了师父来作证,连胜了几位师兄师姐,坦荡荡下山了。

  “真帅气啊。”这是蓁蓁对道尘师兄的评价。

  “说得好像不这样下山就不帅了似的。”北鹤斜一眼坐在旁边扮上官博玉讲故事的她,继续唰唰挥动手中的剑,神情认真,在终年积雪的寒冷中,额头竟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怎么又走神了,蓁蓁拍拍自己脑袋。

  “他可在山中?”

  “不知道。”

  听见蓁蓁的回答,方玦倒平静了不少,“那蓁蓁,带我去你们纯阳各峰游览一番吧。”

  “你说真的?”,蓁蓁脸苦着,虽然自己熟悉门派的地形,而且途中都有驿夫接送,可是华山这么大,又地形险峻,要游完整个门派可不只是一时半会的事。

  “哎,我反正会在这儿多盘桓几日,这事也不着急。”方玦看着蓁蓁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笑着把事情推了推。

  蓁蓁走在方玦身后默默嘟囔,“笑得有点假。”

  一觉醒来,有些暗淡的天空正露出丝丝熹光。蓁蓁望着窗外银白色的雪,虽然几乎每天都会打扫,然而这样不知疲倦落下的雪, 是永远扫不完的吧。

  一出门,嘭一声撞上正大喇喇往里屋跨的柒柒。

  “啊蓁蓁,你知道嘛你知道嘛,昨天夜里啊北鹤回来了。”

  蓁蓁眉毛挑了挑,做出认真听讲的样子。

  “哎我差点忘了正事,你去见见北鹤吧,也有好几年了呢。北鹤都回来了,叔叔怎么还不来接柒柒呢?”

  蓁蓁没有说什么,有些事沉默比开口更好,她往外面走,准备看看回山的北鹤师兄。

  北鹤正站着和于睿说些什么。他穿着浩气纯阳的月白色道袍,背着看上去就很高端的剑,身量明显高了不少,还是以前少年清朗的五官,不过更英气了些,嗯……好看了不少。蓁蓁再看看自己,默哀了一下身高之后,踏着有些急了的心跳走过去。

  “北鹤师兄,在外可好?”简单的问候。

  “尚可。”北鹤看着熟悉的眉眼仰着头问他,不自觉露出了笑意。

  蓁蓁发现自己有些找不到话题,便把昨天的事说了出来,“昨日有个万花弟子,叫方玦,问我认不认识你。啊对还有道尘师兄。”

  “师兄刚回来还没说几句,你就提起一个万花弟子。”

  “我以为……他和师兄应是一道的。师兄回来我自然是高兴的。”

  “有多高兴?”

  “像华山的雪那么多。像藏剑山庄的金子那么多!”蓁蓁急忙想抗议,却发现自己的比喻不太恰当。

  “扑哧”,北鹤笑了出来,捂住蓁蓁的嘴,“这话不能乱说啊。”

  相似的眉眼渐渐和记忆里的少年重合,蓁蓁知道,这便是自己熟悉的那个北鹤师兄。

  许久未见的隔阂早就消失了。蓁蓁坐在旁边听北鹤讲他在浩气盟的事。

  北鹤师兄好像现在很犀利,在浩气盟威望颇高。

  “你说的方玦,他啊,是恶人谷的。”

  “诶?!”浩气盟和恶人谷有死仇这种事,蓁蓁肯定是知道的。

  “不过道尘师兄也是恶人谷的。”

  “然后呢”蓁蓁发现自己猜不出剧情走向。

  “我自己曾闯过恶人谷,是道尘师兄把我保了下来。我当时重伤,道尘师兄便请方玦救了我。”

  北鹤说得风轻云淡。可一个浩气纯阳只身闯进恶人谷,情况该是多么惨烈?蓁蓁不敢相信北鹤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去做这样的事。眼前这个活生生的北鹤师兄,竟然差一点就见不到了吗。而道尘师兄该是花了多大力气保下他,“请”这个字说着不算什么,可是要一个恶人谷中人救下浩气盟的人有多难?从道尘师兄下山时就看得出他是个桀骜性子,“请”人救师弟……

  蓁蓁不敢再想。

  北鹤看着蓁蓁的脸越来越苍白,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摸摸她的头,轻声说:“都过去了。”

  蓁蓁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眼圈有点红,强打起笑容对北鹤说:“幸好脸上没留下疤,不然我就看不到这么好看的北鹤师兄了。”

  “是吗?”北鹤突然凑近,漆色的眸子盯着蓁蓁,“好看就让你多看一会。”

----------------------------- TBC ---------------------------------

 想了挺久,我到底想写的是一个纯阳和另外一个纯阳的故事,还是想借这几个人,试着描述我心里的纯阳和我心里的江湖。

 在我玩儿纯阳前,我玩过一个秀秀。没什么理由,因为好看,后来弃了......也听过很多818那个渣道长之类的故事。然而当我玩纯阳之后,我发现这个门派远比我想的底蕴深厚。我的咩萝号刚满级,然而却倾注了比那个秀秀更多的精力。

 开学了我又要A了,但是我会回来看华山的雪。

 阅读愉快。感谢你能看到这儿。欢迎捉虫欢迎脑洞欢迎建议欢迎吐槽!!!!!!你们快来找我玩儿!!!!!

评论(4)
热度(3)

© 松葵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