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点画打点字。
懒癌。
会跳票的现充
ll/aph/全职/基三/APH/手帐。
纯阳是完美职业我爱他一辈子(1/1)

关于

【短/中篇】还没想好叫什么名字的纯阳门派内销,道长x咩萝

   雪不停地下。

      该去帮柒柒师姐扫扫积雪了。

       少女站起来,拍拍道袍上的雪。

     “辛苦了,师兄弟们都说你勤快呢。”面前的柒柒挂着微笑。

      “呐,我今天琐事繁多抽身不了,你帮我去喂喂非鱼池的小龟好不好。”

        少女笑了笑,接过沁芳丹,点点头便纵身跃空飞向紫霄宫。

 

       “唉,蓁蓁这么勤快我都有点儿惭愧了。”

     “蓁蓁待在山上也有些年头了,许是想要下山看看。华山的雪,看久了总会倦。我也经常下山游历,江湖磨砺可比在师门要丰富得多……”身旁的于睿转过来,“对了,北鹤捎信于我说不日将回山,你去看看他以前住的地方收拾好没有。”

 蓁蓁是于睿下山时捡回来的,拜进门派后入了灵虚一脉。纯阳弟子都知道,上官博玉看着心宽体胖,可是整日想着炼丹,甚至有些不近人情。蓁蓁刚入门什么都不懂,师父也不常照料,于睿看着可怜,就经常把她叫到身边教导,替师弟行行师父之实,因此与蓁蓁的关系竟比上官博玉这个名分上的师父还好些。

 

 蓁蓁一个大轻功跃上了紫霄宫墙,落在非鱼池旁边,掏出沁芳丹。

 “咦,太华龟居然不在池中。”蓁蓁看着清澈的池水,又望望池边打坐一副不问世事的山石道人,“难道被哪个师弟师妹捉去了?”这种情况在蓁蓁初入门派时遇见过,不过很快就解决了,帮柒柒师姐喂了这么多次龟,今日倒是稀奇。

   “可是在找这个?”

  蓁蓁被吓了一跳,循着声音方向看去,一个着墨色长袍,眉目清秀的男子提着小鬼笑意盈盈。

  “万花谷弟子。”蓁蓁认出了这人的身份,默默打量着他。白皙的皮肤,温润的五官弧度,眼睛和头发是一样的墨色深深,颇有一副风流倜傥弃治气质花的样子。

   “还给你。”

   小龟被放到了蓁蓁的手上,很惊慌地爬来爬去。蓁蓁喂了沁芳丹放了小龟,向比她高许多的万花谷弟子作了个揖,“多谢。”

  “是我碍了你的事,无需道谢。小咩萝,你叫什么名字?”

  “蓁蓁。”

  “归真的真么?”

  蓁蓁摇摇头,“其叶蓁蓁的蓁蓁。”说起来这名字还是上官博玉这个便宜师父给她取的,纯阳多雪,难见草木绿意茂盛。

  那万花谷弟子听了,嘴角一弯,“可爱的名字,我叫方玦。华山风光真与我万花谷不同。”

  “万花谷听闻四季如春,鲜花盛开,是个好地方。”蓁蓁仰起头

 

  “你若有兴趣,随我一起去万花谷玩好不好?”方玦似想起了什么,又问,“你可认识北鹤?”

  北鹤啊......

  “认识的。”蓁蓁点点头,在她的记忆中北鹤师兄已经有点模糊了。他是清虚一脉,因为自己常和于睿师叔待在一起,也就认识了师叔的这个徒弟。那时她刚入门,北鹤却已经准备下山磨砺了。她还记得自己揪着他的道袍,满脸钦羡地问他:“北鹤师兄,你教我厉害的武功好不好。师父常常炼丹,我去只能给他当烧火童子。”

  北鹤蹲下来摸摸她的头,“我是剑宗,你是气宗。心法不同,会走岔路子。”

 “那为什么大师兄每天在太极广场示范武学,既能使剑宗的招,也能用气宗的内功呢?”

     北鹤扑哧一下笑了出来,“不可说,不可说。”

     北鹤印象中是个好看的人,清朗的少年一笑,映着白皑皑的雪,仿佛要把整个世界融化了般。

 ---------------------------TBC----------------------------

       谢谢阅读!

       其实是个脑洞产物,结果越写越大......第一次写门派内销啊有点方。这是道长x咩萝不是花羊不是花羊不是花羊。

       重说三。

       可能会有花羊的副cp啦,这种事要看我脑洞——

       

    

评论(1)
热度(11)

© 松葵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