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点画打点字。
懒癌。
会跳票的现充
ll/aph/全职/基三/APH/手帐。
纯阳是完美职业我爱他一辈子(1/1)

关于

嘘————

归吟 05

“还有,”
北鹤不悦地瞪一眼方玦,“吓她干什么?”
“你还想遮遮掩掩的。她可聪明着呢”方玦嗤笑一声,“也就是行走江湖那一点事,凭什么不让人家知道。我还从来没听说过,纯阳竟出琉璃般的小蓝瓶子了。你家师妹吓都不能吓?”
“不能。”
“那又对她有何好处?”
“你不懂。”
“行,我不懂,耳朵都起茧子了。”
北鹤下意识去揪佩剑的剑穗,缓缓地说:“你大概是不知道,我从来都分不清出世和入世,提剑下山意气风发得很,也谈不上锤炼什么道心——蓁蓁说得不错,对剑宗弟子来说,剑即是道。师父也说过,像我这样的性格,守好自己的一把剑就行了。可是现在,我不仅得守着剑,还得守着眼下的局面,更得守着纯阳......和蓁蓁。她...

熬过这两周 片品和蒲月南庭有点鬼打墙啊

秋月春风等闲度

经历过一段低谷了
突然对他们的故事就有了不同的想法
是时候笔耕不辍啦

归吟04

       “师兄也很好。”蓁蓁语气中带着理所当然的自豪。

       北鹤扬起嘴角,眉目疏朗。

       蓁蓁在华山上,见多了雪地的反光,树上冰晶折射的莹亮,还有剑出的紫气,却没想到啊,还有比这些更耀眼的东西。她不怎么会打比方,就用一个最熟悉的比喻来形容北鹤:北鹤师兄确乎是个好剑纯,他整个人都如一柄剑,平时在鞘里,或隐藏了锋芒与矜傲,但是啊,再不起波澜,当山风抚过剑身,仍不...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久没更新的碎碎念

好久没有上lofter了 瑟瑟发抖

惊奇地发现居然还有人在关注蓁蓁的故事 非常感谢你们的洛阳铲啊呜呜呜

现充如我也不知道为森莫这么久没更新啊 连国庆这种大好时机都没抓住啊

有空想起来的时候就写一点剧情碎片 就差缝缝补补起来啦 像我这种一拖更少则一个月多则大半年的人真是罪孽深重

蓝瘦,香菇QAQ

是一定会写下去的呀 原本是想写给自己看 然后变成了给亲友看 接下来我也不知道会变得怎么样 他们所在的江湖 好像离我们并不遥远

之前因为犯馋开的新坑就押到归吟完结后继续填 一定要从拖...

【喻黄】七夕小电影x黄少天生日贺之《图谋已久》

校园paro 蓝雨班
*一个脑洞产物写出来玩 不要太在意细节啦
*我也不知道最近是不是太沉迷学习了 写出一篇这么有教育意义(雾)的文
*写蓝雨众人 没太揣摩过其他队员只能抓住标志性写 ooc慎
*大学霸喻x小学霸黄 写得温温吞吞
所谓绵长的铺陈,都是为了告诉你,我喜欢你,喜欢的不得了了。

“黄少交假期作业啦”
“我靠啊啊没看见我睡觉啊迟一点温柔一点会死啊真是我又不是不交你这个人啊”黄少天怨念地抬起头向无辜的郑轩使出了语言喷射攻击。
坐在他旁边的喻文州熟门熟路地从黄少天桌面上抽走他压着的作业递给郑轩,“少天他昨天还不知道要返校熬夜来着呢。”
“班长我也知道,这个返校日期也是压力山大啊。”郑轩拿着作业叹气。
也不知...

哔———
旅游跳票中
月底回来!
集市卷做手帐好好看

【迟季小馄饨】02

许霁很奇怪。
这个全身上下都一丝不苟散发着“我超迷人”气息的人,居然从早上一直坐在他的摊上直到傍晚,引得路人频频回头。
旁边的茶摊姑娘红着脸悄悄过来问许霁:“许霁,那位在你这儿坐好久了呀,你认识嘛?”
许霁摇头:“我也不认识呢阿鸢,早上吃了碗馄饨和点心就一直坐这儿吃。都快把我这儿的式样都吃完了。”
“ 你这儿打着个馄饨摊招牌,式样可不比酒楼少呢,四季还带换菜牌的,怎么吃得完呀哈哈哈。”阿鸢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以后茶点还得靠你呢。别说你们两个生的俊俏的在这儿还真养眼呐。”
许霁眉毛一抽,呵呵呵要是俊俏之外别再散发生人勿近的气场让客人都不敢坐他旁边就更好了。他叫苏池是吧?
苏池嚼着水晶饺看旁边茶摊姑娘红着脸...

【纯阳内销】归吟 03

蓁蓁睁大了眼睛。她看见一道极浅的肉色疤痕,蜿蜒在北鹤的额际与眉心,差一点点就拐进了眼睛去。
“还......还是落了疤呀。”
北鹤看着面前的蓁蓁鼻子一抽一抽的,眼角有点泛红,黑眼珠蒙了一层水雾泛起光。不过是想把这些年来自己都不介意了的伤痕轻描淡写地带过,蓁蓁怎么这么容易心疼起来呀。
就像伤在她自己身上一样。
北鹤心里柔软极了。
“凑近了就不好看啦?”
蓁蓁无法想象江湖中的刀光剑影是怎样无情,她没有亲身经历过,因此只得一模糊的印象。她也无法想象刀剑如何落在北鹤身上,是如何的痛楚。在山顶的清冷之中,纷扬大雪落下来也是很温柔的,自己常常一个人呆着看落了雪的松枝一点一点颤动,天边云霞仿佛潮汐般起起落落,一点儿都不...

1/2

© 松葵葵 | Powered by LOFTER